扶贫官员“好心办坏事”获刑,是在助长“为官不为”
  • 分类:精品小说
  • 发表:2020-04-01
  • 围观(67)
  • 评论(0)

本文首发中国网浪潮新闻,发表时有删节。

一直以来,官员“滥用职权”屡屡被曝光,可很少有受到司法追究的个案。近日,在内蒙,两个一心一意为民办事的官员,却成为了“滥用职权”的典型,被法院判刑。

最近,这个案例被媒体曝光,引起了很大反响。

报道称,因为几年前引进的食葵种植和蔬菜大棚项目出现投资亏损,内蒙古多伦县西干沟乡原党委书记姚敏捷和乡长张利新不仅丢掉了乌纱帽,而且还被法院以“滥用职权罪”,判处二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近日,二人在拿到二审有罪的判决后,备感委屈。多位法学界知名学者也公开发声,对该判决表示质疑。

姚敏捷和张利新两位乡镇官员,他们曾经主导的扶贫项目出现亏损,确实不容否认。不过,二人在引进项目时,完全是一番好意,一心想让乡亲们搭上致富的快车。

最终项目亏损,主要也并非因为二人滥用职权所致,而是因为食葵市场价格骤降(由前一年四五块钱1斤降到1元钱左右1斤)。

两个敢做敢当的基层官员,却因此面临前程尽毁,落下终生难以洗刷的刑事污点,这不仅对他们难言公平,更会形成一种反向激励,让基层官员做起事来更加瞻前顾后,助长做“太平官”的心态。

扶贫资金是贫困民众的“救命钱”,每一分都该花在刀刃上。因而,对扶贫项目严格监管,严肃党政官员决策责任,防止基层官员蛮干、乱干,其实无可厚非。

然而,这一切理当建立在扎实证据的基础上。

但从已公布的信息看,给姚张二人定罪的事实依据,存在诸多瑕疵乃至硬伤。

比如,姚、张二人最大的罪证,是“未征得实施项目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同意,未经县政府批准变更实施项目”,“擅自决定发展食葵种植和蔬菜大棚种植等产业项目”。

但实际上,在扶贫项目变更前,不仅取得了乡委班子的一致认识,又经县科技局副局长推荐、乡党委带队考察、征得各贫困村多数村民签名按印同意,还得到“村两委”和村民代表大会的表决支持,并向县扶贫办和分管领导副县长做了报告。

由于农业生产“季节不等人”,相关扶贫项目变更也确实存在“先上车,后补票”的问题,但县政府在事后作出批复表示同意,说明项目的合理性并没有问题,至多也只是违反了程序,属于违纪范畴。

更何况,食葵种植和蔬菜大棚项目启动之初,由于项目做得有声有色,被县里高度肯定,多伦县委开会明确承认这是扶贫的一个典型,从县里到盟里,各个部门和官员蜂拥而至,进行学习和调研。一个得到上级背书的项目,最终居然成了“擅自决定”,逻辑上怎能说得通?

食葵种植项目据称亏了一百多万,但是具体亏损数字也存在很大争议,缺乏可信调查数据。实际上,也有部分农户依靠食葵种植发家致富,并且继续扩大种植规模。可见,对于姚、张二人的探索,也不能一棍子打死。

扶贫,说到底依靠的是市场,这就决定了,所有扶贫项目都要承担一定市场风险,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地成功。因此,对于基层官员的扶贫考核,一定要建立容错的机制。让官员敢于担当,敢于作为,打消他们的后顾之忧。

事实上,“建立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宽容干部在改革创新中的失误错误,切实为敢于担当的干部撑腰鼓劲”,这都是官方之前一再强调的,各个地方包括多伦当地,对此也有相关的规定。

姚敏捷和张利新两位乡镇官员,既没有被查出以权谋私,造成的损失也不是太大。对这样的官员,理当适用容错机制,对他们的工作成效,进行客观公正的调查,在积极纠错问责的同时,也给予一份包容,保护好他们以及更多基层官员的工作热情。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扶贫官员“好心办坏事”,是“犯错”还是“犯罪”,必须谨慎认定,经得起法律和事实的检验。如此才能形成正向激励,鼓励实干精神,鼓励官员迈开腿做事。

最新消息说,针对姚敏捷、张利新两人“好心办坏事”获刑一案,锡林郭勒盟中级法院已决定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启动再审。但愿再审能给把这个案子彻底纠正过来,还这两名官员一个公道。

查处官员“滥用职权”,应该查一查那些造假、瞒报、侵犯公民合法权利等恶劣个案。放着那些该查的不查,反倒拿“好心办坏事”的扶贫官员开刀,这不仅搞错了方向,难言起码的公正,恐怕也是在助长“为官不为”的风气。

共有 0 条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