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本土新增病例背后,藏着多少秘密

在全国人民都忧心忡忡地关注境外输入感染的时候,河南出事了。

昨日,河南省卫生健康委通报,河南漯河新增一本土病例。网上流传的一份《河南省漯河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本地确诊病例的调查报告》显示,确诊病例王某,59岁,是漯河市图书馆的保洁人员,3月24日晚出现头痛,25日出现全身疼痛,3月26日晚到漯河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河南这一新增病例,让我以及许多人都感到十分蹊跷。因为,自2月19日漯河市新增一例确诊病例后,漯河已经连续37天无新增病例。在没有任何本地感染源的情况下,这个新增病例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网络流传的那份《调查报告》称,王某是前往平顶山和身为医生的同学张某聚会后,不幸感染上的。张某于26日电话告知王某,其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然而,平顶山这一个多月以来,同样没有新增病例报告。只是在发给漯河的协查函中,平顶山将张某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

对于该《调查报告》披露的内容,当地官方至今还保持沉默,既未证实也未否认。

倘若相关内容为真,那么问题就来了——

问题一,平顶山医生张某之前到底是确诊病例,还是无症状感染者。为何患者张某和平顶山官方的说法不一,到底谁说了谎话?

问题二,平顶山医生张某3月26日就打电话告知同学王某,自己已被感染。为何等过了两天,即到了3月28日,平顶山才迟迟向漯河发出协查函?

问题三:平顶山医生张某自己到底是如何被感染上的?张某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传播链条?平顶山几十天来的“零新增”,如此光鲜的数据真的靠得住吗?

问题四:就在刚刚,大概中午12点50,平顶山晚报官微发布当地出现两位新冠肺炎阳性检测者的消息,然而神奇的是,这则消息发出后就被秒删,如此操作令人大惑不解。

漯河这个本土新增病例,背后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实在耐人寻味。

此前,无论官方还是舆论,都呼吁对于“零新增”要有实事求是的态度,不能把零新增作为防控包袱,不能为了追求漂亮的数据,而刻意隐瞒真实情况,对公众报喜不报忧。

然而,尽管已经打了这样的预防针,但在我看来,无论从官员政绩考核导向,或者本地经济发展的需要看,都难以排除个别地方可能通过种种办法,人为制造“零新增”的危险。

漯河新增病例牵扯出来的,关于平顶山疫情防控的一个个问号,无疑需要给予负责任的解答。疫情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民众被置于信息黑箱之中,对眼前的危险一无所知,这既是对公众生命的不负责,也是将防疫大局视为儿戏。

因此,针对此事,亟需展开全面调查。

鉴于平顶山当地官方在此事中的角色十分可疑,要确保调查的公信力,我建议,应由上一级政府主导事件的调查,给出一个更加中立,客观的结论。

这个事件背后,还暴露出一个深层次问题。“无症状感染者”统计数字不公开,有可能成为一个藏污纳垢的灰色地带,给个别地方瞒报带来极大便利。

“无症状感染者”同样具有传染性,关乎民众的安危。所以,全面公开“无症状感染者”数字,是时候了。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