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被遗忘的“疫灾孤儿”

这几日,武汉笼罩在一片悲伤之中。殡仪馆前排起了长队,许多人焦急地等着领回自己亲人的骨灰。

在长长的队伍中,有一个人引起了外界的注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一脸懵懂,在社区人员陪伴下,来领自己父母的骨灰。

这样的一幕,让许多人的心,狠狠被扎了一下。

人们的伤痛,不仅因为一个美满的家庭的破碎,更是担忧,孩子这么小就失去了双亲,他的心理该会承受怎样的冲击和压力,这个孤苦伶仃的孩子,未来将怎样面对自己的生活。

其实,在这场疫灾之中,失去亲人的孩子,可能远不止他一个。疫灾造成几千人死亡,不知有多少家庭遭遇灭顶之灾,不知产生了多少“疫灾孤儿”。

我在曾许多新闻中找到类似蛛丝马迹。

许多人也许还记得那个与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死了还给爷爷盖被子,躲在家靠饼干度日的六岁男孩。这个让人心疼的孩子虽然最终获救,但他以后的生活,靠谁来照顾?

疫情期间,有微博大V曾发布一条信息:两个武汉孩子,爸爸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作古,母亲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病危,姐姐病情也不太好,只有弟弟还行。这个两个姐弟,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那个因为女儿死在家中,走投无路在微博发出一句“你好”为孙女求床位老爷爷,最后不幸辞世。人们为他无私的爱而感动同时,却忽视了,他那幸存的孙女该怎么办?

作家方方在她2月29日的日记中写道:

“一场疫情,让数个家庭支离破碎,比老年人更惨的,就是孩子。这场瘟疫中的遗孤有多少?不知有没有人算过。仅我们所知的几位殉职的医生,就有四个:两个小小孩和两个遗腹子。朋友告诉我说,还有一群小孩子,大概二十多人,有的父母双亡,有的父母被隔离或在住院,还有父母中一人死亡的。现在政府已将他们集中在一起照顾。他们都是未成年人,小的只有四五岁。朋友说,他们害怕穿防护服的人,也害怕戴口罩的人……

偶尔听到一个音频,不知道是哪里的孩子在声嘶厉竭的哭喊:妈妈,你不要抛下我,我很喜欢你……听到这样的声音,我们这些做母亲的人总会浑身发冷。”

这些“疫灾孤儿”,我相信有关部门会给予生活的照料。但一场重大灾难,很容易让这些孩子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留下长期的心理隐患,那么,相关的心理疏导真的能到位吗?

更重要的是,这些孩子未来该如何安排,最好的办法显然不是送入孤儿院,而是能有家庭收养他们,让他们可以尽快走出灾难阴影,融入正常的家庭和社会生活,那么,他们的归宿有没有安排好?

我记得,17年的非典之后,“非典孤儿”作为一个群体曾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香港特区政府曾为此专门设立了一个“护幼基金”,保障这些孤儿未来的生活和教育。

在大陆,“非典孤儿”更是被广泛报道,帮“非典孤儿”找一个家,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切回应。不少“非典孤儿”因此找到了自己称心如意的家庭,有的“非典孤儿”在许多人的接力资助下,后来还考上了大学。

相较于“非典孤儿”所得到关注,不得不说,如今的“疫灾孤儿”几乎处在被遗忘的状态。且不说社会对他们的帮助了,就连“疫灾孤儿”数量有多少,具体情况如何,至今仍是一笔糊涂账。

这叫人怎能不担忧他们的命运?

在任何一场灾难面前,受到伤害最大的永远都是孩子,但被忽视的往往也是孩子。因为他们年幼,他们无法为自己发声,无法主导自己的命运,而只能随波漂流。

这就要求我们给这些“疫灾孤儿”投入更多的关注。

我恳请武汉乃至湖北相关部门,尽快公布“疫灾孤儿”情况,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提供帮助,为他们找到合适的归宿。

为孩子擦去泪水,给他们一个温暖的拥抱,帮助他们重新开始生活,这,也是对孩子亲人们在天之灵的最大告慰。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