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20年了,医护人员为何还必须受这样的苦?
  • 分类:精品小说
  • 发表:2020-03-26
  • 围观(41)
  • 评论(0)

“我今天是去为一位脑梗患者导尿的,太热了!回来后看到冰块,然后就抱着冰一下,假装自己在吃冰淇淋…”

近日,火神山一名护士因为不堪防护服闷热,抱着冰块降温的视频,在网络流传,令无数人为之心疼和感动。

我看到这则视频,更多感到的却是一种苦涩和悲哀。

因为,类似医护人员受尽防护服煎熬的新闻已不是第一次看到。

一位医生曾面对镜头吐槽下班时的感受:“我就想把防护服撕了,跳进水里,喝口冰的!”

一位医护人员脱下防护服后浑身湿透,站立不稳,步履蹒跚的视频也让许多人为之揪心。

最近备受关注的广西援鄂护士梁小霞,她当时之所以晕倒,心脏骤停,抢救一个月还未脱离危险,与防护服有很大关系。

在没有通风和不能开空调的传染病区,带着口罩,身穿一套闷人的防护服,即便一动不动,都是一场残酷的体力消耗。

随着气温的回暖,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

赞美医护人员的人们,你们有没有想过,都2020年了,在科技如此昌明的时代,为何医护人员还必须受这样的苦?

真该有人重视一下这个问题了!

那么,有没有更好的方案,让医护人员摆脱这样的痛苦煎熬?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网络上,早就有过关于医护人员防护装备的讨论,有人曾将中德医护人员所穿防护服对比,发现其中大有奥妙。

相对于国内臃肿的防护服,德国的这种防护服,如同一个轻便的迷你封闭仓。

医护人员不用带护目镜和口罩,通过腰带上的过滤器,呼吸干净空气。此外还可以自动调节湿度和温度,穿着十分舒适。

换言之,有这样的防护服,不仅医护人员不用忍受令人窒息的闷热。还不会因为戴护目镜和口罩,导致镜片起雾,脸上压伤等一系列问题。

我发现,此次疫情之中,正压防护服也在国内一些医院出现。某医院支援武汉医院的一组照片显示,其中一些医护人员穿的就是正压防护服。

网络曾经流传武汉某医院运送一位肺炎重症患者的照片,参与运送的医护人员,几乎无一例外穿着正压防护服。

可见,依靠现代科技,我们完全可以给医护人员提供更舒适,更人性化的装备,在减少他们痛苦的前提下,保护他们的安全。

然而,为何我们看到的却是,绝大部分医护人员,依然穿着科技含量极低,极其落后的防护装备?

这其中,当然有成本的问题。

那种普通防护服,价格一般只有几百元,但是,正压防护服的市场价,要高达一万多元。

但是,更重要的可能不是钱,而是思维的问题。

我们并不是没有钱,中国一些医院造起大楼动辄投入几亿十几亿,大医院的设备都是全球顶级的。

但如果花在医护人员身上几万十几万,反而可能觉得是一种浪费。

显然,在一些人意识里,医护人员吃苦流汗,是理所当然的,甚至认为这是甘于奉献的体现,代表着一种可贵的牺牲精神。

于是,人的需要反而被漠视了。

对“物”的重视和投入远高于对“人”的重视和投入,这不仅是医院,也是整个社会的通病。

大量使用普通防护服,经济是经济了,医护人员所付出的辛苦却是旁人难以体会的。

这种恶劣工作条件之下,梁小霞护士那样的悲剧,随时都可能重演。

医护人员的切身需求不被看见,不被尊重,这其实是一种懒政!

我建议,一些领导们,别只是口头上关心医护,请你们也能穿一次不透气的防护服,在医院值一次班,真切感受一下他们的辛劳。

正压防护服确实很贵。但是,如果它能为医护人员减少十几小时工作的痛苦,这样的代价,真的昂贵吗?

何况,一旦正压防护服能够在传染病疫情中广泛使用,那么就会催生出巨大的需求,成本会随之大大降低。

而且,正压防护服未必是唯一解决方案,更廉价,更可行的的办法,可能还有不少。

穿防护服的护士,只能抱着冰块降温,这令人感动,更让人可悲。他们流汗流泪,绝不是理所当然,他们付出的牺牲,有些完全不必。

他们默默承受着防护装备的伤害,没有抱怨诉苦,但并不代表他们不愿意去改善。

只是他们的力量太微弱,他们手中并没有话语权。

所以,应该有更多人站出来,帮助他们,呼吁舆论关注,呼吁相关部门尽快拿出解决方案。

医生守护世界,我们守护他们。

以人为本,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共有 0 条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