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纺织城人,我家在纺织城

外地同学问我:“你家在哪里?”
“东郊的。”
    “万寿路?”
    “再往东。”
    “灞桥?”
    “走过了,在纺织城。”
    “哦,城里人。”
    “不是,纺织城人。”
    “农村?”
    “。。。不是,纺织城。”
    “纺织城到底是啥嘛?”
    “。。。纺织城就是纺织城,说不清楚是啥,自己去看吧。”

纺织城标志
电建小学(原博雅中学)后门街道夜景


        纺织城在西安的位置确是这样不尴不尬,说城不像城,说村就更不像了。如果非要给出一个清楚地描述,最靠谱的应该就是:浐河东边那片老厂子和家属院。纺织城离西安的市中心不远,但坐车少说也要半个多小时。纺织城离白鹿原很近,天晴时看得到原上的麦子和苞谷随风倒伏成一片。纺织城的名字来源于那一字排开的四座纺织厂和一座印染厂。你若坐从纺织城始发的公交车,无论是朝哪个方向,都会不可避免的经过 西北一印——国棉三厂——国棉四厂——国棉五厂——国棉六厂 中的一站或两站。瞧瞧,除了二,从一到六都全了。
        纺织城是个没有历史的地方,六十年前这是一片乱坟岗,也是土匪强盗越货藏尸的去所。后来,来了一帮热血青年,盖起了纺织厂,印染厂,发电厂,水泥厂。。。这是我对那个陌生的年代仅有的了解。那时的纺织城就像西安市的卫星城,被西安用几条马路拽着,中间隔着浐河和麦子地。再往后,厂子效益好,纺织城人有钱了,穿的阔,着实让人羡慕了几年。纺织城人同时也是最早体验到“下岗”的含义的一批,辉煌成为了历史,随之而来的是无奈的颓唐和恓惶的等待。
        纺织城盖在一片坡地上,布局的很有规划,厂房统一建在坡下,家属区,商场,医院在坡上,学校在坡中间,颇有点山城的意思。建筑多是苏联风格的典式楼,不过近几年在改造中基本殆尽。街道多不是正南正北,而是随着地势的起伏改换着方向,挺适合开极品。纺织城特别的地形孕育了一种特殊的产物:载人机动三轮车。你可能会说,切,这个哪都有。可我在别的地方绝没见过纺织城这么先进的。在我印象中,纺织城的机动三轮车已经是第四代了,从外表上看,除了比QQ少个轮子,别无二致。
        纺织城特殊的环境也孕育了我们这一批特殊的80后。我们的父母多半靠工资或生意过活,但是很少觉得自己是城里人,买衣服逛街动辄进城。曾经有一次过圣诞,我有个同学提议说:咱们也到城里和城里人一起过圣诞吧。羡慕溢于言表。但是,纺织城孩子的乐趣确是城里人难以体会的。向西一里可以到浐河耍水摸虾抓螃蟹逮蛤蟆,向东半里能上狄寨原俯看西安,春天有麦地可以放风筝(那时农民伯伯欢迎我们去踩麦苗,据说越踩长的越旺),还可以剜荠荠菜(我从没去过)。纺织城没有市区那么多的繁华,但独有一份难得的畅快,安静。钻进纺织城最早期的街巷,你甚至怀疑这些住了一辈子的居民,他们的生活从未被打扰过,二十年前如此,现在如此,二十年后亦如此。陈旧,因循的生活不适合很多年轻人,很多都选择离开,从小学起不时有同学转去城里的学校,小学毕业一次,中考一次,到了高中时我的朋友一半都在城里的学校,上了大学就更少会面了。
        我的童年是在纺织城度过的,小时候最怕我爸,下来就是地痞。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作为诚实的纺织城人我都得承认,纺织城的治安不算好,常有偷盗劫掠发生,我的同学很少有没被勒索过或参加过勒索的。不过倒也鲜有恶性刑事案件,这和闻之色变的道北相比绝对是小巫见大巫。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我学会了注意安全。后来长大了,就没有小痞子敢惹我了,竟慢慢觉得治安开始好转了。
        纺织城既不是历史名城,也就没有什么历史古迹。但是历史的遗存却遍地都是。小的时候有人在土里刨出铜钱瓦罐是斯通见惯的事,因为脚下数尺是千年的积累。
        纺织城的命运曾因改革而大起,又因改革而大落。当一位老人在祖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的时候,他也给纺织城的繁华画上了一个句号。当浦东特区在黄浦江畔悄然而立的时候,纺织城正走向暮年。纺织城是中国的一隅,却不是中国的缩影,当中国的GDP开始猛增的时候。纺织城的恩格尔系数也在累加。纺织城是改革的见证者,却不是改革的受益者,因此,她对改革理解的更深刻。在西部大开发8年后,纺织城的人们仍在期待,开发能够带来真正的腾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